泌阳县委宣传部 李新摄

在河南省泌阳县板桥林场,有一户徐姓人家,三代都是林场人。

日前,记者走进板桥林场,重温三代人一脉相传专注一件事的坚持与守望。

徐清欣和刘长芝正移树木盆景。听见儿子徐普脚步,刘长芝喊,“快来搭把手。”见还有客人,又慌忙招呼,“先去屋里坐,屋里暖和!”徐清欣搓了下手上泥,掏烟来让,“家里条件差,你随意。”

老两口住的这四间屋,是国有泌阳板桥林场职工房。院里,红砖铺地,门窗老旧,蓝色彩钢房檐,红瓦屋顶生苔。墙边种葡萄、夹竹桃,还有十几盆树木盆景,散乱摆放着。

进屋看,陈设简陋,却整洁大方。“实际上,是房子太破了才装修的。后墙裂了缝,有半尺宽。爷爷住在前一户,他有脉管炎,下不了床;奶奶照顾他,条件也这样。”徐普有点不好意思,“结婚后,我搬到媳妇那边了,条件稍微好点。”

徐家三代都是林场人。1982年起,三代人都住在这里。85岁的爷爷徐廷伦是第一代林场工人,干了38年,23年前退休;爸爸徐清欣1976年接班种树,1982年成为森林公安,在林场安了家;2003年,徐普从洛阳林校毕业,从种树护林,逐步成长为防火队长。“加上我叔叔、姑姑、姑父和弟弟,我们一家,9个人在林场。”徐普说。

闲聊了会,徐普话题一转,“前段时间,有个干绿化的同学想让我过去,说一个月给六七千块钱。”话没说完,徐清欣脸黑了起来。徐普察言观色,接着说,“我没答应。别看我一月两三千工资,可咱干的,是护林的大事业。”

徐清欣脸色瞬间“阴转多云”。刘长芝却爽朗笑了起来,“对,咱不差那点工资。你爷你奶,我跟你爸,种一辈子树,见不得别人毁树,你干这个,最好。”“算你还有记性。”沉默一会,徐清欣没忍住,开始给儿子“上起课”。

板桥林场是河南省八大林区之一,1956年建立,辖六个林区,涉12个乡镇,管理林地19万多亩。“当时哪有林?都是他爷爷们一镢头一镢头在石窝里刨,一棵一棵种出来的。”徐清欣回忆,小时候自己很少见到爸爸,因为他一出去俩月,回来几乎认不出来。“那条件苦,都是自己搭窝棚,自己背干粮,吃不饱,还拼着命干。”

生活条件苦,比不上种树难。开始种松柏,水少树娇贵,成活率低;后改种麻栎树,渐渐成森林。十五六岁开始,徐清欣跟着徐廷伦,夏天挖坑。冬天栽树,挥舞着“八斤半”镢头,次次震得手疼,虽然老茧满手,经常还是磨出血泡。

“下面全是鹅卵石,翻不上来土,打不出来井。一天50个树坑,挖着挖着,就有人热晕过去;冬天拉水浇水,手经常动烂,就没消过肿。”徐清欣说着以前事儿,徐普不敢吭声。

“后来当森林公安,会好点吧?”记者问。

“一代人有一代人事业。种树难,毁树可容易。不下功夫,照样管不好。”徐清欣答。

1982年,林场成立森林公安派出所,徐清欣转为森林警察,种树变“护林”。“干森林公安,要路熟,经验足,最重要的,必须要有责任心。”去年,徐清欣退休,又被局里返聘,看重的,就是他的经验和责任心。

“20多年前,老百姓经常偷伐树,为盖房子做檩条,还有的想卖了,换点粮食吃。”徐清欣顿了一顿说,“咱也不是不通情理,但种树实在太难了。管得不严,对不起几辈种树人。”

1992年秋,两名群众盗伐林木,徐清欣带人抓捕。村里人得知后,赶来围攻。一群人,有的拿木棒,有的掂着石头,还有人拿着杀猪刀。对峙时,有人起哄,“又不是你家树,何必赶尽杀绝?”徐清欣挺身而出,“要杀杀我。光栽树不护林,以后谁肯种?”最终,群众让开口子,让徐清欣顺利带走人犯。这样的故事,徐清欣夫妇能说一箩筐。

一代又一代努力,终让荒山荒坡披绿叶。十一月深冬时节,走入板桥林场唐庄林区,满眼金黄落叶,夹杂着累累松柏。“松柏是爷爷他们种的,大麻栎树是我爸他们种的。我种麻栎,最大的十五六年,还有些灌木,是我们点的种子。”

徐普指着介绍,一脸欣慰,“现在,不需要大面积种树了,偷罚偷猎的也不多了。我这一辈,任务是防火,更重要的是坚守。只有心里装着这个事业,这片林子,才能好好长下去。”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