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记者关注到,号称“少儿英语培训加盟第一品牌”的芝麻街英语中国地区加盟店在年内接连闭店;其中国地区独占代理商北京凯瑞联盟先后受到包括北京市商务局、北京工商管理局、北京文化执法总队等官方部门处罚;并曾被商务部撤销备案。而凯瑞联盟第二大股东、A股上市公司威创股份,也因幼教产业资本化前途渺渺、业绩连续缩水。

在他们口中,加盟店经营不善申请总部直营获同意后,竟被强行闭店;所谓北美原版教材查询不到刊号,不购买无法开班授课。

据商务部业务系统披露,自2014年4月9日设立第一家加盟店,如今凯瑞联盟已经在全国开设309家芝麻街英语分校。在12月25日我们推送一篇名为《威创曾经的“心头好”,如今已“案底累累”》的文章后,多位加盟商、工作人员、知情人士等纷纷向我们反馈。

“少儿英语培训加盟第一品牌”的芝麻街英语中国,其加盟及经营模式是否真如知情人士所透露的“漏洞百出,实为骗局”?其他少儿英语教育品牌的加盟商情况又是如何?

大洋彼岸经典IP,威创眼中明星产品

课程体系和内容均由美国芝麻街工作室先期完成开发并交付和授权。

美国经典儿童教育节目IP《芝麻街》,是由“芝麻街工作室”开创于1969年的一档儿童教育电视节目。“芝麻街英语”与美国《芝麻街》节目共同来自于美国非营利性教育机构“芝麻街工作室”。“芝麻街英语”从3岁到12岁,共有9个级别的课程,该在中国,各城市芝麻街英语校区的统一布置,也都以原汁原味的美国芝麻街场景为主题。

如此火爆的IP,必然吸引资本的目光。2018年5月14日,A股上市公司威创股份宣布以2.63亿元收购凯瑞联盟35%股权。而在威创入股时,凯瑞联盟股东、负责人王林、曹青承诺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000万元、6100万元、7400万元。

因此,凯瑞联盟以高出业绩承诺17.58%的成绩,交出了令威创满意的答卷。

其中,经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审核,2018年度凯瑞联盟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5898.43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5878.77万元,高出承诺数878.77万元。

按照权益法核算,2018年确认投资收益497.91万元。

威创也对凯瑞联盟这个明星产品青睐有加,自2018年9月开始纳入公司长期股权投资。

业绩风光无限,身后洪水滔天?

今年内,已有四个城市的五家门店被曝停业。究其原因,竟是一水的“教师欠薪罢课”。

在入股凯瑞联盟时,威创曾对其寄以厚望。李亦争曾表示,“拥有350家线下门店的凯瑞联盟,与如今市场上某些大型儿童英语培训机构相比并不逊色”。然而据不完全统计,

今年3月,江西南通星光耀店教师因三个月没拿到工资,保险也被停缴四个月,而集体罢课;5月21日及22日,合肥市环球中心店、之心城店相继曝出闭店,师资团队集体出走,校区资金链断裂陷退费风波;12月17日,杭州中大银泰城店因拖欠教师工资停课闭店;12月20日,芝麻街英语兰州万达中心因全体教师被欠薪突然关门,数百名家长赶到已是人去楼空。

但是等我拿到合同时,发现包括招生人数要求在内的几个条款,与我们当时签订的有出入。

对于记者的询问,各分店的加盟商却表示:加盟芝麻街英语从一开始就是个“骗局”,层层都有陷阱。“当时和我们签订加盟协议后,凯瑞对我们说要将协议交给美国总部盖章,反馈回来之后给我们。那个合同你只要签了之后,走到开业那一步你就已经开始违约了。”

称年利率在237%。

被问及为何在合同条款存疑的情况下依旧选择签字,并按照计划寻店开业时,一些加盟商表示:因为芝麻街英语的投资回报承诺极高。来自哈尔滨的加盟商庞先生表示:“加盟初期,凯瑞联盟给我们一个投资回报率的分析表,当时我就想,别说237%,哪怕只剩下零头37%也行啊。结果一看,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件事情,总部和学员家长才是最受伤的。”

凯瑞联盟负责芝麻街英语加盟推广的一位工作人员,就本月内杭州及兰州两家分店相继闭店一事给出了答复:“上述两家分店是同一位加盟商设立的,他在凯瑞不知情的情况下去了国外。他手下还有美吉姆等大大小小十余个品牌的代理。

没有资质、非法出版,加盟英语教育到底有多少坑?

北京市商务执法大队因北京凯瑞联盟从事商业特许经营活动时未拥有2个直营店,

不仅仅是投资回报的承诺有水分,更让芝麻街加盟商们担心的是,凯瑞联盟当时可能不具备“两店一年”的特许经营资质。2016年1月18日及4月14日,违反了《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的行为,两次分别没收违法所得81951元,罚款13和15万元。

在没通知我的情况下就将我的分校强制闭店了。”

另外,庞先生对我们表示,凯瑞联盟所谓的“直盟”模式也有问题,“2015年6月,我开的分校经营情况不是很好,希望能够被转化成直营店,总部同意了。9月8号,他们才忽然来了5个人说要接管分校,谁知9月29日,他们把员工和仅有的6个学生的学费结清后,

作为英语教学机构,芝麻街英语竟然连给我们加盟商的教材都是非法的。”

“其实,最让我们想不到的是,一位张姓加盟商对蓝鲸教育透露,在即将开业之前,凯瑞联盟忽然要求提前购买156套英语教材,每套2880元。“这笔钱在加盟合同里没有提及,钱是交给新知堂文化传播公司的,也没有签订购书合同。”该加盟商指出,当时凯瑞联盟与他们说的是,这家公司是第三方,后来才发现

2016年3月,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向芝麻街英语加盟商庞先生出具的举报回复显示:芝麻街英语 K1、K2系列教材和光盘共计1000套,“无合法手续”,总队对该教材出版公司罚款220万,没收违法所得44000元。“这套教材连盗版也算不上,出版刊号都没有。”庞先生说。

供临时教学使用,之后等刊号批下来再统一回收调换。

对此,上述负责芝麻街英语加盟推广的工作人员表示:“当时第一批的教材包因为还没有发下来刊号,但考虑到相关分校学生上课急用,就以内部资料的形式提供了一批,刚好有家长注意到这个事情,加盟商没有解释清楚才闹了误会。”

另有加盟商透露,在新知堂公司被处罚后,凯瑞联盟要求新合作的加盟商将书款交给图木舒克凯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也归属于王林名下。

“不交钱的话,凯瑞工作人员就给学员家长打电话称分校被取消授权、要关店了,让家长闹退费。”

蓝鲸教育发现,近年来,英语培训赛道多家加盟经营的机构雷声阵阵。今年3月15日,提供外教服务的莎翁少儿家庭英语闭店。加盟商表示:在宣告破产之前,已经将莎翁英语告上了法庭。但莎翁英语向法院提起过管辖权异议,随后未过几天,莎翁英语母公司的法人和实际控制人就已变更,疑似转移资产、诈骗跑路。

今年11月25日,有家长发现瑞思英语哈尔滨哈西校区教师突然消失,仅剩下前台人员。多位家长预付的学费追回困难,该中心投资人被羁押。今年7月,瑞思英语南昌铜锣湾校区被曝光无办学许可,家长申请退费时却被索要3160元学籍管理费。而其南昌另一校区今年5月也曾被当地媒体曝出“承诺退费却拖延两年”、家长被告知“换了股东,要找原来负责人要钱”。

推荐内容